20220411周记:认清自己,行动会自然产生

想用比较固定的模板来记录生活和思考,让生活留下痕迹。

O:印象深刻的事情和人?

上周四中午去珠江公园冥想。本来只是打算去公园走走,后来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发现公园环境宜人、移步换景,又偶然地看到诺言社区里的一个冥想训练营,便一时兴起在瀑布旁边打坐、冥想,一共持续了大约40-50分钟。 继续阅读“20220411周记:认清自己,行动会自然产生”

春分日:最近一些想法的记录和总结

我再一次开始思考,我是否真的不惧怕死亡。

我向往物质和精神都从容的生活,而这显然也是我父母对我的期待,但他们对于生活稳定,物质充足的期待反倒在一定程度上成了我的枷锁,因为我知道有一些东西比个人的生活稳定和物质充裕更加的重要(当然也并不矛盾),至少在我的价值观排序是更加重要的,但在他们的价值观排序中未必如此。比如我无法忽视过去200年来女性在男权社会中所作的反抗,也无法忽视环境的急速退化。还有所谓的公平正义。而我也明白,维护这些东西,有些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倒不是说我重视这些价值,我也会付出生命代价,但说不定有一些时刻,确实会面临一些选择和风险。 继续阅读“春分日:最近一些想法的记录和总结”

写于浔峰山顶

20年前,一个梳着两个小辫的小屁孩喜欢踩在路边高起的花坛边,或者有间隔距离的石块上走路。

20年后,这个大屁孩梳着一个马尾仍然在石子路上的石块上来回踱步。

说踱步可能不太恰当,因为蹦蹦跳跳轻轻盈盈的(可能也只是在这个屁孩心里是蹦蹦跳跳轻轻盈盈的)。 继续阅读“写于浔峰山顶”

当代青年迷思

大家好,我是俞双颖,快满26周岁了,按家乡的说法,已经27岁了。

最近买了条连衣裙,当时的想法就是想买条在家就可以随意套上又可以外出穿的裙子,最好是T恤裙,套上这样一件onepiece就不用考虑上身和下身分别要穿啥了……但是在某宝上搜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忽然一件让我眼前一亮的自然系的裙子,却发现适合年龄是20-24岁。但我还是毅然买了,想着:不必被这些标签束缚住嘛。 继续阅读“当代青年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