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road

Nine years ago, a senior-one student raised her hand nervously in a grade rally where some professors from famous universities came to give some speeches and it was the Q&A session. She was nervous because she wasn’t used to raising the hand in such occasions, but luckily, she got a chance to express her confusion – a confusion puzzled her for several years and would continue to puzzle her. 继续阅读“Crossroad”

我的迷茫

晃眼就快三个月未更博了。海鱼之家还存在着,正如我设立她的初衷,希望她一直是那个清丽、明亮、真实的存在。为自己而写,而不是为别人而写。

这三个月过得如何呢?简而言之,既有夏日的阳光、高压和海滩,又有入秋的凉爽和阴雨连绵。此刻的我略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正面临人生第一个(或许不是第一个)自己必须做出选择的十字路口。 继续阅读“我的迷茫”

用心寻找生活中的化石

~谨以此文纪念与化石和半夏的奇妙缘分~

和化石的缘分得从今年三月份说起。以志愿者身份参加在地(位于昆明的一家自然教育机构)地质时光机的一堂课。课堂的主要内容是去昆明周边一个小山头找化石。半夏是那堂课讲地质和古生物的老师。那儿有很多页岩碎片,随便一找就能发现类似三叶虫头甲、贝壳类等的化石。在即将结束寻找的时候,我发现一块完整的三叶虫幼虫化石(下图)。半夏告诉我这是满苏氏莱德利基虫。那是我第一次发现那么多化石,也是第一次在野外自己找到完整的三叶虫化石,才知道原来化石并没有想像中稀少。

满苏式莱德利基虫幼虫

继续阅读“用心寻找生活中的化石”

最近越来越不喜欢在公开场合表达观点了

最近越来越不喜欢在公开场合表达观点了,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大约是后者。

可能是每天看到的观点太多。这是个说出自己声音的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诉求。我理解。每个人都有权利发声,我也理解。可是好多观点让人迷惑,看不到确实的论据,看不到清晰的逻辑。或者,这些观点离想像的正义还很远。又或者,倾听的人太少,说教的人太多,导致有效的沟通太少。每次事件引发的讨论声很多,而观点本身会引发对这个观点的观点。就像一个触点引发了另一个触点,从而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增加事件本身的复杂性,从而让人更加看不清。每个观点都有拥护者和反对者。理性的声音也有,但裹挟在太多情感之中如洪荒中的猴子。我坚信,事情的开端和本质必然简单,只不过所涉因素一多,便造就了一个看不清全貌的多面体。 继续阅读“最近越来越不喜欢在公开场合表达观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