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过那座山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爬山是在大一的暑假,和合气道的伙伴一起去爬久住山。日本校园的社团经常会组织类似的活动,增进大家的感情。那座山将近1800米,我们垂直上升高度大概是800米。我瞪着一双红球鞋,那时候对登山没啥概念,还以为和以前爬山那种走台阶的差不多。后来发现自己错了。特别是下山的时候,手脚并用,一步一滑地彳亍下山,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不过山顶一览众山小的美景、在大自然氧吧的舒适感和对登顶的那种目标感让我对这项新运动产生了一些兴趣。 继续阅读“翻过那座山”

归零的季节

立冬已过,全年最狂欢也最孤单的日子(双11)来临。

一键付款,不到60元。几十分钟后看到一条新闻:1分36秒天猫交易额超100亿元。

如果有一亿人守在手机前下单,那么平均每人交易额达100元。

全民疯狂。

还好,我没达到平均额。

(more…)

美国二三事

下面的文字都是在美国时零零碎碎写的,所以会出现“今天”、“现在”等时间状语,指的是记录的时候,而非发表该文的时候。

美国的spam call多得惊人…我甚至不知道为啥还接到过法国打来的电话。自从我随机接起3个中的其中一个电话,然后接了三次都是spam之后(而且每次都是跟我讲什么cancer medication),我就再也不相信会有正经人给我打电话了。所以我就任何的电话都不接了。 继续阅读“美国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