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ll the Flowers——疫情下的春假随笔

这是2020年第4篇博文。2019年年末写下一个心愿:希望2020年能每周写一篇博文。现在看来1月都还没过呢,这个目标似乎已经完成不了了 好在,重新恢复一些信心,赶赶一个月写4篇也算每周一篇了。

遥想过年回家前还和朋友去吃了旋转寿司,回家第二天便领着妈妈去商场买手机……当时让老爸买菜时戴口罩老爸还不愿意……

继续阅读“Smell the Flowers——疫情下的春假随笔”

归零的季节

立冬已过,全年最狂欢也最孤单的日子(双11)来临。

一键付款,不到60元。几十分钟后看到一条新闻:1分36秒天猫交易额超100亿元。

如果有一亿人守在手机前下单,那么平均每人交易额达100元。

全民疯狂。

还好,我没达到平均额。

(more…)

美国二三事

下面的文字都是在美国时零零碎碎写的,所以会出现“今天”、“现在”等时间状语,指的是记录的时候,而非发表该文的时候。

美国的spam call多得惊人…我甚至不知道为啥还接到过法国打来的电话。自从我随机接起3个中的其中一个电话,然后接了三次都是spam之后(而且每次都是跟我讲什么cancer medication),我就再也不相信会有正经人给我打电话了。所以我就任何的电话都不接了。 继续阅读“美国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