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ll the Flowers——疫情下的春假随笔

这是2020年第4篇博文。2019年年末写下一个心愿:希望2020年能每周写一篇博文。现在看来1月都还没过呢,这个目标似乎已经完成不了了 好在,重新恢复一些信心,赶赶一个月写4篇也算每周一篇了。

遥想过年回家前还和朋友去吃了旋转寿司,回家第二天便领着妈妈去商场买手机……当时让老爸买菜时戴口罩老爸还不愿意……

仿佛一夜之间疫情变得很严重,其实并不是疫情突然变严重,而是人们对疫情的认知和警觉程度一下子提高了。妈妈翻出了之前防雾霾买的3M口罩,我突然惊觉很多地方已经买不到口罩了……总算在楼下药店买到了几个医用口罩,12元一个。又过几天,他们开始卖N95口罩,23元一个,我没忍心买,只带回了一瓶必定了涨了不少价的消毒液。

薛兆丰老师在经济学课里教我们正确看待这种所谓“发国难财”的行为,所以我也只是在付银子时心中叫着MMP,但不去批判这种现象。

现在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最新的疫情地图,看着地图变得越来越红,数字蹭蹭往上窜,和爸妈交流一下新闻,远方的城市牵动我们的内心,而周遭的环境更是让自己揪心。

近日听闻回海南岛后将被隔离两周医学观察,我们曾经给予武汉人乃至湖北人的“歧视”落到我们自己的肩上。隔离两周——那么趁着人身还自由、阳光且明媚的日子去徜徉一下新开发的临平山绿道吧。

.jpg

戴好口罩,出发。穿越过本应该熙攘的街道,踏上熟悉的石板路,来到杜鹃园,穿到附近的柏油路上——这便是绿道了。

临平公园的游人倒比山下多不少,大多数人都戴着口罩。绿道上几丛杜鹃开花了,几棵红梅也探出了好奇的苞芽——春天已经悄然来临。到只剩我们仨的时候,我们便把口罩摘了下来——在口罩里喘着粗气爬山是真累!要是大老远看到几个人走来,便又把口罩戴上。片刻呼吸一下山上清新的空气也是极好的!

下山路上脚开始疼,终于挨到回家。一看手机,走了15000多步,9公里,是这个假期里走得最多的一天了!

前几日看到不少村子门口都有人把守,不让外面的人车入内。刚才又听闻萧山把登山道给封了。可是奶奶还是不听劝,每天早上出门去活动室唠嗑。看样子,还得再跑一趟奶奶家给他们做思想工作。

希望这种人心惶惶的日子早点过去吧。很多人、很多地方都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也愿在这种全民警觉的氛围下,大家还是能找到一些罅隙smell the flowers(休息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