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你们听我说几句

我是某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我们曾经是大规模分布的物种,但由于栖息地环境的改变,近年我们的种群数量急剧减少,竟然一跃成为了人类定义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于是各种保护措施接踵而来。我们生存的地方被划为了自然保护区,进入这个区域的人受到严格的控制。当然,我也知道人类这么做不止是为了保护我们这一个物种,还有一些比我们更加濒危的、如国家一级和特级保护动物们。

对于受保护这件事情,其实我是有一些意见的。

第一,只有弱势群体是需要受保护的。可我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弱势群体。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近一段时间我们的栖息地变化那么大——我听一些朋友说,因为有一些外来物种的侵入导致生态平衡被打破了,虽然我并不太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我确实看到了一些以前没有看到过的物种,不过我当时以为大家应该还是可以和谐相处的——可确实我们这个物种数量下降得很快。千万年来,我们一直相安无事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为何突然间我们的数量就减少了那么多呢?大家都感到一定的危机,可即便这样,我仍然不太想承认自己是弱势群体。凭什么人类就比我们强,他们就可以来保护我们的?我那么跟我的朋友说时,他们嘲笑我说,人类就是比我们强,没有他们的保护,我们可能就要玩完了。但也有些朋友说,我们种群数量的急剧减少很有可能也是人类造成的。我很困惑,难道我们在被人类玩吗?

第二,看到那些更受保护的一级和特急保护动物们,我觉得我受到了不公平对待。凭什么他们可以每天定时定点地得到人类的喂食呢?而且还会有定期检查。而我们,还得自己找吃的,人类只是会隔一段时间来确定我们的数量。我每次感到愤愤不平时,朋友就会劝我说,看看那些没有受到保护的动物吧,他们不仅需要自己找吃的,连栖息地也没有受到保护。我觉得也有些道理。可我又觉得困惑了,很久以前,我们就一直是这样自己找吃的和住的地方,我们一直是靠自己的力量生存下来的。什么时候起竟也被划分了三六九等了呢?

有一天我听我们族长说,人类保护我们是看中我们所在的生态系统能给他们提供的价值。当时我就觉得人类真自私。但转念一想,这大概比他们任凭我们自生自灭好(虽然我还是不喜欢“弱者”这个身份,但或许没有他们的保护,我们真的会越来越少……会发生什么,我不敢想像)。后来,我遇到了我人生当中遇到的第一个人类,据说她是一名动物学家。她对我们很好,从来不以“强者”的身份自居,把我们当朋友一样来看待。我又困惑了,她并没有我想像中那么自私啊。从她和她的朋友身上,我感受到人类中的一部分是真心想要保护我们,不是因为我们的利用价值,而是因为我们本身固有的价值。

我一直很迷糊人类对我们的态度。在我看来,他们很矛盾。他们一会儿破坏我们的栖息地,并且引入了外来物种(也有朋友说那些外来物种是自己过来的),一会儿又给我们建立自然保护区,来保护我们。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保护我们纯粹因为我们对他们有利,一部分人是可怜我们,一小部分人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们有和他们一样的资格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虽然这部分人让我觉得我和他们是平等的,但人类还是给我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我们有些怕他们。

我听族长说,从前物种之间都是平等相处的,我们和人类的关系也没有那么不对等。但后来人类发达了,膨胀了,就觉得和我们不是同一个等级的了。我挺羡慕原来那个时候的。不知有生之年能不能碰到更多像那个动物学家那样的人类了。

 

后记:写这篇的一大目的是想突出anthropocentricism(人类中心主义)和ecocentrism(生态中心主义)的区别,但其实“我”的想法也是基于我——人的想像杜撰而来,这种行为本身就带有一定的anthropocentricism的意味,除非是基于长时间与动物的接触和交流而得出的比较可靠的结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