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零的季节

立冬已过,全年最狂欢也最孤单的日子(双11)来临。

一键付款,不到60元。几十分钟后看到一条新闻:1分36秒天猫交易额超100亿元。

如果有一亿人守在手机前下单,那么平均每人交易额达100元。

全民疯狂。

还好,我没达到平均额。

10月底搬了家,和同事也是     朋友住在了一起。

从一心想要独居,到接受和朋友一起住,这之间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和周围的环境——无论是这座城市、工作环境还是生活居所产生更紧密的联系。

最近又和男友摊牌了。把我的恐婚、逃避和不堪压力全部展现出来,并且“残忍”地提出分手预警,虽然最后以“再试一次”告终。

从今年五月到现在,短短半年时间,我有些放肆地怼了三个人。每一个人在这个社会森林里的地位都比我这个初出茅庐的职场小白高许多。

而我在过去读书的6年里,似乎都没有如此怼过人(也许有,只是我的记忆不太好)。

许多人眼里的我,大概也是温和型的,并不会随意发火。

那我是怎么了?

我无意评判这种做法的对与错,但是怼人的背后大概折射出自己与社会规则的部分不兼容,和压力的释放。

生活中与人和谐相处必是会产生些压抑的,而有时候会通过一些其他的渠道释放掉,保持情绪的平衡,而有时候却不可以。

另外一些时候,是触碰了自己的心理红线,也是所谓的原则问题。

而我,也有可能怼错了。对方未必是这些规则的制定者,可能只是适应者或者搬运工,而我却把气撒在了对方身上。

可是,要怼人,总得有个对象的。他们链接了戳到我痛点的社会既定规则和我还未达到秩序完整的内心,从而不太幸运地经受了一次我的痛怼。

这是我的挣扎,也是我的削足适履。

这是我压抑情绪的出口,也是我一种奇异的为保持平衡而前进的行为。

这还真不是情绪管理的问题,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去破那个局了。

于是采取了这种不管有没有损君八百都自损三千的方式。

 

在这个全民疯狂的日子,立冬已过,而海南人还穿着短袖。

晚风凉飕飕,落叶未飘摇。

这似乎是个归零的季节。破我自己的局,破自己的困惑,用奇怪的方式前行。

但我确是遵从了自己的本心了,这是让我即使自损三千也能心安的最大理由。

你我归零,RESTAR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