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二三事

下面的文字都是在美国时零零碎碎写的,所以会出现“今天”、“现在”等时间状语,指的是记录的时候,而非发表该文的时候。

美国的spam call多得惊人…我甚至不知道为啥还接到过法国打来的电话。自从我随机接起3个中的其中一个电话,然后接了三次都是spam之后(而且每次都是跟我讲什么cancer medication),我就再也不相信会有正经人给我打电话了。所以我就任何的电话都不接了。

在DC真是和雨有缘。搬到host family第一天买完东西回来的路上就被浇了落汤鸡。雷暴雨一度把我打得都觉得难以呼吸…还打雷,我都不敢在树下躲雨,只能尽快跑回host family,全身上下全部湿透……上次那么疯狂急迫地想回家是幼儿园和家人走散那次?

上班第一天就因为大雨鞋子裤腿都湿了..然后发现我的雨伞竟然漏雨…

买了新雨伞后用了一次,然后今天出门看天气预报说不会下雨,就没带伞,这不,现在被困在mall里了…

一定是上帝说该把你过去的尘土好好洗洗了…

昨天回家坐地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觉得很惊讶的事情,就是出地铁站的时候走我前面那两个黑人小姑娘,她们竟然是直接从地铁站闸口里面那个缝儿里出去的,根本就没有刷卡,然后工作人员根本就没有管她们,我觉得很惊讶,因为她们没有刷卡就意味不用付钱了吗?她们是怎么进地铁站的呢?进来时也刷卡了吗?那出来的时候怎么不刷卡,系统难道识别不出来吗?如果她们进来也没有刷卡的话,那工作人员怎么可以纵容她们?我非常吃惊,工作人员也都是黑人,难道说他们是都是互相认识的?

记录几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啊。第一个事情是,华盛顿的共享滑板车,很有意思啊。想象一下西装革履的人,骑了个滑板车,特别有意思。

第二个,我在DC已经不止一次的,买了东西要结账的时候,发现,竟然没有带钱包,在国内被惯坏了,啥都可以用手机买,今天中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害我还挺尴尬的,买了中饭之后,还得存在一个地方,在那个餐厅里找了工作人员说,不好意思我要回去拿一下钱包,而且我也没有apple pay,还好,离单位不远,折回去拿钱包不算太麻烦。

第三件事情,DC的流浪汉特别多,不知道是怎么了,为啥会有那么多流浪汉?有好多人,会在大街上吼什么东西,或者放声高歌,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他到底在吼什么东西。

美国的街道挺脏的,在一个政府大楼前面的草坪上面,虽然没有很多,但是星星点点有一些垃圾,看着就觉得比海口脏。另外他们的生活区域还是挺分化的,白人聚集在一个区域,黑人聚集在一个区域,还是不够integrated。

在公园festival的演讲上有手译人员,觉得很照顾听障人士。

我在美国待了一个半月,哭过一次,是因为实在太孤独了。但比这种孤独感更让我难受的,是回国后某些时候感受到的窒息感。

我说过,自由是我的氧气,这种压抑和窒息感正在夺去我的生活。

所以,是时候做一些改变了。

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