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过那座山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爬山是在大一的暑假,和合气道的伙伴一起去爬久住山。日本校园的社团经常会组织类似的活动,增进大家的感情。那座山将近1800米,我们垂直上升高度大概是800米。我瞪着一双红球鞋,那时候对登山没啥概念,还以为和以前爬山那种走台阶的差不多。后来发现自己错了。特别是下山的时候,手脚并用,一步一滑地彳亍下山,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不过山顶一览众山小的美景、在大自然氧吧的舒适感和对登顶的那种目标感让我对这项新运动产生了一些兴趣。

第二次登山则让我印象尤为深刻。和一位酷爱登山的朋友Chris及另一个和我差不多的登山小白Akari一起去爬。路线是Chris拿着等高线图提前设计好的。引用他后来说的:“我也没想到这条路线这么难爬”。犹记我仍然蹬着同一双红球鞋,不过那次爬山经历让我毅然决然地买了人生第一双登山鞋。那次经历如此难忘不仅在于路难行,很多下山之路需要抓着绳子身体垂直于坡面下行(犹记有20多段需要用绳子的路段);还在于行程之长,我们翻越了两座山;更在于直至夜幕降临,我们仍然没能出山,而那时已经很难看到系在树上的标记,Akari哭着报了警,希望警察来营救我们。后来,我们还是靠自己走出了山,在马路上遇到了赶来的警察,乘着警车去警局简单做了笔录……回到家后才发现脚趾指甲上出现淤血,而后更是一个礼拜连蹲着上厕所都困难……

路途有二十多段需要借助绳子下行,类似上图(来源:网络)

再后来等我蹬着登山鞋再和Chris去爬山时,已然对登山驾轻就熟了许多。后来忘了出于什么原因,买了人生中第二双登山鞋,那双鞋穿着更为舒服,我也终于不再是大一那个登山小白了。

研二毕业答辩前一周由于实在受不了天天高强度写作的生活状态,便打算一个人去爬并不算远的筑波山。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爬山。筑波山不算难爬,上行大概2个多小时,从男峰到女峰(有两个山峰)加上走了一圈山顶游步道,花了一个多小时。下山又花了1个多小时。那次下山是我觉得最得心应手的一回。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是我这些登山经历中觉得最真的真理。但那次下山我似乎逐渐掌握了一些诀窍,不再那么容易打滑,速度也提升了很多。路上遇到的登山者也不再把我当小白看,而是表达了“看你爬得还挺快”的赞许。

mountain31

独自去爬筑波山

类似的赞许在这次爬海南第六大名山——黎母山时又听到了。那是在上行时最后一段最为难爬的路段听到的。心中也不免小小骄傲了一把。那个夜黑后被困在山里的经历可能会是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忘记的。

终于毕业答辩完毕,和半夏一起跟团爬了富士山。说实话,富士山并不算难爬,但仍然是个独特的体验,因为登山路长,所以分为了两段。先从2300米的五合目爬至3400米的八合目山间小屋,这大概会花一个下午的时间,然后在山间小屋休息至凌晨2点,继续朝近3776米的火山口前行,去看日出——日语叫“御来光”。可惜当天风太大,而且山顶下起了冰雹,我们行至3500多米,领队便不让我们继续前行,只能略有些遗憾地在3500多米的地方欣赏了“来光”。

mountain2

这次爬黎母山是我第一次在国内真正意义地爬山(之前去高黎贡走了山路,踩了牛粪,被浇了雨水,也挺有挑战性,但不算是爬山),遇见了蚂蟥,和一个五岁的娃一起爬山,山顶的风光再次惊艳到我。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穿登山鞋,所幸这次脚趾头没有淤血,和下山时更懂一些技巧了也有关系。

这次登山经历也告诉我,自然其实离我不远,虽然不似之前可以坐上公交就独自去爬山,但我想要的体验也并非那么难以获得。

生命不止,攀登不歇。翻过那座山去看看。

mounta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