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葱(二)

人的情绪有很多层,有时候因为外面的一层情绪而意识或表达不出更下一层的情绪。故喻为“洋葱”。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按左右箭头可查看不同照片)
这是“洋葱”第二篇,讲我和我的中学母校。

我曾经写过对母校控诉和愤怒的文字,并一度以为那是我对母校最真实的情感。而感恩与赞赏的话只在一些无关紧要或匆匆忙忙中写过,比如社交网络上写简介描述一下母校时。确实,我在母校度过的六年中学时光,完全没有电影里演的那种惊天动地。我大多数时候是个不刷存在感因此实际上也没太多存在感的“安静”的女生。朋友圈子不大,思绪却可以从南极飘到外太空。步伐没走太远,却一心想着去冒险。

“青春痘”是中学时光的一个关键词。好友给我写过一句我觉得很经典的话:“你的怪想法就和你脸上的青春痘一样不断地冒出来”。这个比喻太妙,一下子把我的两个鲜明特征联系到了一起。围绕“青春痘”这个关键词的还有“压力”、“朋友”、“彻夜长谈”、“徒步”、“熄灯”、“八卦”、“集会”、“闹架儿”、“社团”等一系列词语。大概我的每一颗痘痘都隐藏着一个故事。它们调皮地冒粗来组成我生活的一部分。

中学里最大的收获之一是深刻的友谊。找到了可以一起谈天谈地、聊“永动机”以及诸如“人生的意义”等哲学问题的朋友;也有可以一起去学校边采“红拱拱”(学名“蓬蘽”)送给喜欢的老师、找木条做模型船、爬小山丘结果差点和毛毛虫接吻的朋友;有一起吃鸡蛋灌饼可丽饼、逛浙工大校园赶附近市集、打乒乓逛校园看星星的朋友……还遇上了许多很棒的老师。初中班主任“葱头”(正好这篇文章叫“洋葱”!)曾在我的毕业语录上写了很棒的鼓励我的话,简直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英语老师Tracy是我人生中最喜欢的英语老师,没有之一;还有讲课引人入胜的语文老师们、经常被学生吐槽却会来问我能不能听懂的物理老师、自带霸气属性的化学课老师兼班主任……

哦对,中学校园也是我第一次邂逅萤火虫的地方。不得不插一句,这是最美的中学校园。用某老师的话说:“很适合搞对象”(笑)。

在班级里我可能有些格格不入、消息闭塞(因为我的思绪都飘到外太空了!),曾被室友比喻为“山顶洞人”,也有一些狗血的表白剧情。作为一个“边缘人”,我在边缘感受潇洒、思想更加丰piao盈miao成bu熟ding、被启迪、化蛹准备成蝶。我曾说过我有过很痛苦的时候,那时还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来鼓励自己(现在想来,有些中二)。并没有在这片土地上留下惊人的一笔,但还是书写了自己的历史。这是一个永远改变我、让我差点迷失自我但还是成就了我的地方(所谓的“成就我”就是让我成为了我自己)。

我曾因那些痛苦的感受而讨厌过这个地方,但痛苦助成长。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我。即使今天,我也无法做到回顾这段历史能够十分平静,但剥开怨念和愤怒的外壳,我看到了感恩和怀念的内核。翻着过去青涩的照片,想着当时的笑看上去真的很勉强;又翻到几张照片,顿时意识到原来自己对摄影的兴趣发源于此。

这里应该我梦开始的地方。大雨倾盆,几次把小芽浇蔫了,但小芽还是靠着生命的本能冒出来,越长越大,直到后来它发现那些大雨其实不算什么了。但它还是感谢那些大雨让它扎根得更坚定、生长得更坚韧。

哦对了,她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海弗拉斯:)跟“海鱼”同姓呢~

搁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