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与独处

室友因为一些原因而搬出去住两个月,所以这俩月就成了我独居的日子。

以前并不是没有独居过,但每一段独居的日子都是新的体验。算来,今天是这次独居的第16天。两个多礼拜过去了。

独居最大的好处可能就是不用建立一套互相协作的规则。换言之,可以随心所欲。反正好摊子烂摊子都得自己收拾。同时,风险也在于此。没课的日子,不想去学校,或待在家里一天,或出门散个步,但主要都是自己与自己相处。可能一天下来没有跟人说过一句话,到晚上发现简直憋坏了。于是第二天便乖乖跑去学校。不管有没有课,总之想见到能打招呼的人,想和人说话,想感受人聚群时才有的热度。

但是,独处是必要的。独处倒不必在独居时才可以实现,有人的地方也可以独处。嗯,应该说有人的时候还可以怡然自得地独处才可以称得上掌握了独处的精髓。因为独处不是受环境所迫,而是一种能够更好享受时间的状态。虽然独居不是独处的必要条件,但倒可以为独处提供更多空间。因为独处这个状态在有人的情况下很容易被打破。比如你正很享受某个阅读,突然被求助或搭话,就不得不中断这种享受,而独处的状态也被打破。当然帮助或回话结束后,仍然可以回归到那种状态,然而回归的速度大概因人而异。总之,独处时被打断会让人感觉不爽。因而,独居为独处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环境。除非邮递员、紧急电话或地震警报,其他大概没什么会强行介入你的独处状态的。

独居状态的掌控权完全在独居人的手里。想要怡然自得地独处还是像我某一天那样因为缺乏和他人的交流而憋慌也全凭自己的意志。能做到独处的时候感觉还是很充盈的,比如像现在这样静静地写一篇文字。焦躁的情绪好像暂时被一种宁静的力量所压制,让我能专心地去思考一些问题。这种状态似乎可以称得上是flow。我对flow的理解是顺遂周遭的环境向前。比如在溪流中就随溪流前进,在往同一方向的粒子中就随这些粒子前进。有那么点自然而然、道法自然的意思。

当然,独居也考验独居人能否耐住寂寞。换言之,如何打发时间很重要。不是所有时间都很享受,不是所有必要之事都令人愉悦。因此,耐住寂寞这个说法只在那些较为艰难困苦的时光中适用。因为即使自己出于炸毛状态,仍得尝试打一些趣,自己激励自己,挺过焦躁、耐住寂寞,方获成功。能耐住寂寞意味着掌握了人生游戏中一项强大的基本技能。耐不住寂寞的话……那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独居。

总之,不管是独居还是同居,都有其利弊。想必是能游刃于两者的才是适应性强的物种。人都有偏好,余认为两者有各自的乐趣,倒不用分什么高低。但不管是独居、同居甚至群居,独处都是十分有必要的,那才是个人成长的时间。

搁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