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九州Eco town·萤火虫之行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今年的主题是“人与自然:相联相生”。关于这个主题,我倒是可以好好聊一聊我现在的研究,但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因为回到了别府,又一直想去北九州的eco town去看一看。之前萤火虫生态线的雁心姐又告知我北九州有一个萤火虫馆,便决定抽出一天去北九州拜访一下这两个地方。

行程很紧,只能在Eco town center逗留一个小时。整个center的中心主题应当是“回收”,里面展示了各种各样物品的回收再利用,小到塑料瓶盖,大到自动贩卖机、赌博机和轿车。

北九州Eco town center外观

北九州因为曾是个日本四大工业地带之一,上世纪60年代曾遭受严重的工业污染,海面是黄的,天空是棕色的。痛定思痛后的北九州决定改变现状,采用废弃物回收的方法对工业废弃物进行合理再利用,并改良工业生产的方法,减少生资源的开采和工业生产的污染。经过三十年不懈的努力,北九州市作为日本首屈一指的’eco town’已经声名在外。

看看这条历史线,倒觉得很是熟悉。熊本的水俣市等曾经的工业重灾区都因为经过了严重的污染创伤而成功转型成了环保都市。对于这样的例子我总是带着一半敬意一半惋惜的态度。敬意是因为这些城市能够吸取惨痛教训而成为其他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典范不由令人钦佩;而惋惜是因为这些惨痛的经历烙印在了一代人身上,这些对人、对环境、对社会的创伤很难抹平,直至今日。另外一层惋惜是这些城市没能够在最初就拥有长远的发展眼光,而只一味追求短期利益(当然彼时对污染的科学理解也不够)才造成这些曾经的悲剧。第三层惋惜是,虽然这些城市用亲身经历现身说法,告诫其他城市(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正出于工业大力发展时期的城市)勿重蹈覆辙,但仍不断有短视的领导人和城市栽进同样的泥坑里。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但在参观途中碰到了很多学校组织参观的小学生。“环保理念从娃娃抓起”从中得到最好体现。

附部分资源的回收图表(摄于北九州eco town center):

左边展示了自动贩卖机的回收利用后的制品:铁、铜、金,右边展示了塑料瓶等的回收利用。

为了回收利用自动贩卖机,需要把它压扁成这样。

牛奶盒等纸盒的回收利用:可以做成卫生纸等。

塑料瓶的回收利用三部曲:压碎后的塑料片可以用作鸡蛋盒等的材料;融化塑料片后压制成的塑料颗粒可以用纤维制品(洋服等)的材料;塑料颗粒可以进一步加工成聚酯纤维。

一些公司对循环社会的创新科技(摄于北九州eco town center):

参观完Eco town center后,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往靠近城市中心的萤火虫馆。萤火虫馆不大,分上下两层,但一进门就感觉像是进入了一个昆虫世界。馆长先生听到有人进来很快就迎了出来,我向他说明了我对萤火虫的兴趣和曾在别府参与萤火虫保护的经历,他显然对见到我感到很高兴,亲自带领我去观察萤火虫的幼虫。

萤火虫幼虫身体各部位示意图:“息をするところ”就是指呼吸腮,形态上容易和足弄混。(来源:http://www.ypec.ed.jp/webkyou/hotaru/youtyu.jpg)

桌面上放着几个培养皿,分别饲养着萤火虫卵、一龄~五龄幼虫,当然里面还有幼虫的食物——淡水螺。馆长用显微镜和显示屏向我展示了萤火虫幼虫的形态,还向我解释了头、前胸、后胸、腹的位置,以及足和呼吸腮的区别。我以前一直都只是对萤火虫幼虫和成虫有大概的印象,这次算是我第一次如此认真端详和学习它们身体的组成部分的细节。另外,虽然我已经了解过一些,老先生仍然细致地向我解释了日本三大发光萤火虫源氏萤(Luciola cruciate)、平家萤(Luciola lateralis)和姬萤(Luciola parvula)在形态和生息地上的区别。源氏萤主要生活在河川附近,块头最大,一次产卵最多,这主要是因为卵容易被河流冲走的缘故。平家萤生活在水田里,块头只有源氏萤的一半,卵的数量则为其十分之一,这是因为水田的环境相对来说比较稳定。这两种都是水生萤火虫。而姬萤则为典型的陆生萤火虫,它的块头最小,产卵数量也最少。

平家萤(左)和源氏萤(右)的区别示意图(主要是胸部)

馆长先生其实是专门研究蝴蝶的,我给他看了几张之前拍的蝴蝶的照片,他一下子就告诉我它们的名字。

很多学生来参观这个萤火虫馆。这里虽然空间不大,但有各种昆虫标本和模型,还有模拟萤火虫的生息环境的水族箱,展示架上还摆放着各种手工制作的昆虫,如纸做的萤火虫!

说起来,我之所以会来这个萤火虫馆还有一个奇妙的缘分。在智渔的分享会上认识了萤火虫生态线的雁心姐,听说我参与过九州别府的萤火虫保护活动后,她就推荐我去北九州的萤火虫馆。而她之所以知道这个馆,是因为她和萤火虫馆的代表都参加了4月在台湾举办的萤火虫国际年会。年会上,萤火虫馆的代表中村先生做了宣传,而这个宣传经过一番辗转,间接波及到了我,于是才会有我这个小小发光体靠近更大的发光体(笑)。

日本萤火虫种类(摄于萤火虫馆)

日本萤火虫种类及分布状况(摄于萤火虫馆)

次日,曾给予我很多照顾的高木阿姨带我来到大分一个叫うーた的里山(里山类似中国的“美丽乡村”)地区。她介绍我认识了当地的环保积极分子加藤先生,并在他的带领下,我们逐渐深入到里山。一路上萤火虫出没不少,虽然据加藤先生说巅峰时期已过。顶峰时大约有800只萤火虫,而当天晚上大约有200只左右的萤火虫。我选好地点,架好三脚架,心情有些激动。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用比较专业的设备拍摄萤火虫。在三番五次的尝试下,我拍到了几张不错的照片。看到成片时,我的心情变得更加激动,为这些美丽的生灵感慨,为它们自由而短暂的绚丽感慨。

萤火虫的朦胧美(ISO500,光圈f/3.5,曝光时间15秒,数张合成)

最满意的一张照片(ISO500,光圈f/3.5,曝光时间15秒*40回)

源氏萤近距离观测。加藤先生从雌萤发光强度判断她快死了,我们才敢开了闪光灯记录下她此生的最后时刻(下:雌萤;上:雄萤;拍摄者:高木阿姨)

隐约可见她的发光器(由于期限将近,发出的光很微弱)

这是我在大分的最后一晚,心中怀着满满的感激。感谢高木阿姨、加藤先生还有那么多爱护萤火虫的人们。

萤火虫只有在适合它们的栖息地中才是最自由的,而自由的才是最美丽的。愿它们一直美丽下去,也愿你我能像它们一样自由自在地发光。

(除特殊说明,照片均由海鱼拍摄。欢迎留言、转发,转载请征得海鱼同意哈~)

搁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