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新年愿望是……被偷的手机能被找回来!

“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噜~我的第一个新年愿望是——希望新的一年能多拍照!”

跨着共享单车的我背着微单有些欢脱地骑行在2021年第一天的马路上。

上午起来翻了翻自己的手机和电脑,感觉2020年没怎么拿着相机去摄影,便觉得不能再负这阳光明媚好韶华,遂背起相机踏上冬游的短途。

目标——万绿园,一个离我家四公里的公园。新年第一天,又是个冬日好天气,应该挺热闹的。轻车熟路的我沿着人民大道一路南下,吭哧吭哧地上坡,终于骑过了人民桥的最高点,冲出了海甸岛,下坡时一路倘下去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路过了钟楼,小电驴有点多,“摩肩接踵”,只能骑得慢一点;边上就是汇入大海的海甸溪和徒步道,环境宜人,心情自然也不错。

又骑了一段,大路将要和风景优美的徒步道分叉开来,“我是沿步道骑好呢,还是沿大路骑好?”脑袋中冒出问号的我停在了路边,去口袋里掏手机……

——此—处—是—元 —旦—美—好—短—途—游—的—分—隔—线——

咦,怎么衣服和裤子口袋里都没手机呢?看看包……怎么包里也没有?糟了,难道是……这种事情竟然也会发生在我身上?或许只是掉在路上了?——掉头,回去!

沿原路骑了一路,但并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看看自己风衣上硕大的口袋,回想起刚才骑行时风衣飘起自觉挺飒的爽感,只是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手机已在某一刻被人摸走或掉落。

只能回家,寻求室友的帮忙:

“老马,我手机不见了……”

室友用手机给我打电话,电话关机——看样子的确是被人悄咪咪地顺走了!

手机号码挂失、登录微信、支付宝、解绑银行卡、解除免密支付、报警……是的,丢个手机就是需要有那么多步骤要走(且不说光手机号码挂失这一步骤就经历了一波三折)。而作为一个已完全现代化的智人生活在这个智能化的世界,显然我已经无法离开手机单独存活。在我找到手机或买一个新手机之前,老马就是我的依附。

一个小时后,我们出现在了A派出所里,对方说,我发现手机不见的地方不在他们的辖区,让我去另一个B派出所,并且拒绝给我看道路监控。

无奈,我们只能又跑去B派出所。所幸,B派出所的警察姐姐态度很好,她不光给我做了记录,还嘱咐我春节临近,盗窃事故多发,要小心扒手……更重要的是,他们给我调了监控。我细细回忆,我在什么地方停下过,或什么地方人杂车多,最有可能被“顺手牵羊”——大概率是路口或者某景点附近。虽然有两个很可疑的路口的监控无法查看,但其他路口的监控我都看了(此处需要吐槽一下监控系统——真的蛮卡)。我在监控里找到了我,甚至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哼着小曲的快乐,但就是没有看到手机被偷的瞬间。

唉,就这样吧。

“如果我们后续的工作中有发现一个类似你的手机,我们会通知你的。”警察姐姐告诉我。由于经办立案的警官出警了,所以我就没有报案,只是由警察姐姐做了一个简单的记录。

无奈的我趁手机营业厅还没下班赶紧去补办了手机卡,这下至少手机里的卡就作废了,只是里面的很多信息有被泄露的风险(此处提醒大家平时一定要注意保管好随身物品)……而且,没有手机的我显然已经是一个“被时代抛弃的废人”。当然,买了新手机后我就会恢复成为一个自由的现代人啦。

“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吃着烧烤,老马问我。

“我的第一个新年愿望是——希望我的手机能被找回来!”

 

搁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