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亲历熊本地震

震后觉得这是一次值得记录和纪念的经历,且受到约稿,遂有此文。不知何故后来此文并未被发布,某日整理电脑时翻到,便发布至自己的博客中。

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

——海明威《老人与海》

于2016年4月23日

下午参加了寺里举行的祈念会,感谢我们在地震中安然无恙,同时为逝者哀悼。有一瞬间觉得过去的一周多像是梦境一样。

现在生活又慢慢步入正轨了,过去一周,学校停课,打工暂停,很多朋友逃离别府,我和室友也体验了避难所的生活。过去的一周,我们一共经历了大大小小超过700次地震。大部分震源在熊本,地震波传到我们这里时已经很大程度减弱。也有一小部分地震的震源就在我所生活的别府市,最大的一次震级超过5。熊本7.3级主震发生时别府震感是6弱,柜子上的东西都啪啪掉了下来,是我目前经历过的最大的地震。当时是半夜1点多,我正在睡觉。先是被手机警报声吵醒。由于前一天晚上已经发生过一次6.5级地震,但别府震度只有4(有比较强烈摇晃,但没有东西掉下来),所以我以为会是类似的情形,便躺在床上等地震来临。可没想到这次的地震震感很强烈,持续时间也比较长,便一下子睡意全无,跑到外面查看情况,发现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空地上避难。由于较强烈的摇晃频繁出现,许多人,尤其是和我们一样的外国人都不敢回到公寓里。后来从公寓管理人那里得知关于避难所的信息,于是我和室友决定带上防灾必需品前往避难所休息。一个晚上手机警报响了5次,有时是刚有睡意就被警报声吵醒。大大小小的余震不计其数,其中两次4级地震的震源就在别府。地震后一直到天亮都没有睡着,不过好在天亮后人们的恐惧感就会减少一些。早上6点多去便利店买早点,可面包、便当和纯水陈列架上早已一扫而空,那景象也是蔚为壮观,便只能买些蛋糕和能量棒果腹。

之后的一天一直和另外三位朋友在一起,为了缓解紧张情绪和打发时间,我们还打起了牌。我们趁便利店进货之时储备好够用到第二天上午的水和粮食。和避难所的工作人员聊起天,虽然他们是日本人,但也说是人生中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地震。但令我颇为吃惊的是他们说这话时的淡定。我也看到,除了一些有小孩的家庭和老人以外,大部分日本人仍然待在自己家里避难,可见他们平时防灾工作的完备和对自己所住的建筑物的信心(1995年后建造的房子都可以承担至少6级地震)。

 

记于2016年5月4日

在这次地震中我感受到了什么?

日本人的淡定:
我觉得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们对自己建筑的稳定性的信心,另一个则是平时对地震等自然灾害来临的准备。我就曾经参加过防灾训练,当时体验了6级模拟地震,还领到了灾难必需品袋,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服务于人的政府和亲切的市长:
你可以想象在SNS上与市长成为朋友吗?每天市长都在脸书上实时更新关于地震和灾后措施的信息,现在虽然地震基本平息,但由于旅游业受到影响,市长亲自做出表率,为振兴地区经济东奔西走,并把这些经历都分享在网上。

留学生的迅速反应和齐心协力:
别府留学生众多,其中很大一部分还不太懂日文。地震发生后马上就有一个叫Beppu information的组在脸书上诞生了。留学生在这个组里分享各种英文信息,包括翻译市长发布的消息。这样一个互帮互助的团体像是一条无形的链条连接着不同的个体,不仅及时提供给不懂日文的留学生信息,也给予大家安慰和安全感。而地震后比地震本身更需要关注的往往是受灾群众的精神状态。地震后凡是超过5或者震源在别府的地震都会在引发一拨讨论的声音。我也听到了不少来自朋友的“我也想逃到其他地方去”、“我觉得自己会被吓出心脏病”等之类的声音,尤其是震后4、5天,余震仍旧持续,越来越多的人流出别府,许多驻留的人都处于一种脆弱的心理状态。我看到网上有不少让熊本加油的图片,便做了两份让别府加油的海报,以求能给人们带来一些安慰和支持。

以及一些负面的观察(包含了我自己的道德标准):

一些出逃的人
震后不少人离开了别府,或去往本岛安全的地方,或回国。或许是无心之举,一些人在踏上离开别府的旅途时,发出“我走了,留在别府的同志们保重”的话;抑或是,在逃难旅途中,发出享受旅途的照片。即使是出于真心,但逃离这件事本身并不能给仍留在灾区的人们安全感。“你去往安全之地,而我仍留在灾区,你谈何让我们保证安全?”逃离这件事并没什么,只是希望逃离者能带着同理心考虑一下仍然在灾区的人们,他们或许并不太高兴见到人们离开别府的消息或是逃离者旅途美丽的风景。

谣言vs理论vs事实
这次经历中谣言并不太多见,或许是因为没有事实依据的消息很容易被戳破。而比谣言可怕的是有依据的理论,而这些理论有如双刃剑,对待这些理论的态度采取得不得当,反而得不偿失。譬如震后第二天下午某知名大学教授发表的可能会发生东海大地震的消息,说是如果这次地震引发东海大地震,大部分日本都会毁灭。作者给出了很详尽的数据和分析。不少人是在得知这个理论后逃离日本的。我个人的感觉是,这个消息出现得并不是时候。震后第二天,灾民处于精神最紧绷的时候,而这个消息无疑是雪上加霜,只会徒增人们的恐惧感,尤其是对那些无法逃出灾区的人们。好在我和我的小伙伴还算镇定,迅速商讨出两个方案:如果当晚再发生6级以上地震,就坐第二天的飞机逃往东京,再视情况而定是否回国;不然就继续留在别府。所幸那晚虽然小震不少,但没有大震。第二个看到的理论是来自台湾某地震研究所,说是三天内九州会发生大地震(当时已是震后4、5天),于是又一股恐慌蔓延开来。好在大概大家已经被此类消息弄疲乏,加之日本官方没有肯定这样的消息,因此并不太有人对此做出行动。事实上,也并没有传说中的九州大地震发生。

现在,学校已经正常开学,大多数商店也都正常营业,人们早已回到别府。一切正慢慢回到正轨。人们虽然仍然心有余悸,但那些理论中的大地震毕竟还没有发生,人们也都安于情况正在好转的事实。对于那些家在别府或把别府当家的人来说,离开别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次地震经历会是非常难忘以及宝贵的经历。非常时期看到许多平时见不到的情形,也多了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地球调皮起来也是有点吓人,希望她快快安定下来;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