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别之上(外一则)

嗨,这是本年度的第8篇博文。按照计划,应该是第……算了,计划终归只是计划。

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蔓延开来,局势是自己原来完全没有想到的。之前防止国人外出,现在每天的新增却大多是境外流入……

最近也听到了一些声音,让人感觉一定是脑壳被敲坏的人才会说出的话v.s.哈佛校长的公开信,前者让人似乎连愤怒也懒得了,后者让人如沐春风:

The Talmud says that to save one life is equivalent to saving the entire world. When the situation we find ourselves in has passed, there will be no way to calculate the number of lives your actions have saved. It was the thought of that unknowable figure-undoubtedly growing greater by the day-that gave me reason to keep moving forward this morning. May it quicken all our steps in the weeks and months to come.

《塔木德》说:救人一命,如救苍生。

昨天惊讶地发现意大利的死亡人数统计已经超过我国,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实。过去两个月对那么多家庭来说如同梦魇,而同样的状况此时此刻发生在另一个地方……几乎同时,我在B站看到了意大利市长在线怼市民的视频,市长毫不客气地指出市民做法不得当的地方,情真意切。只是满屏弹幕的“哈哈哈哈”让我有些不适应。我不知道这“哈哈哈”的背后是嘲讽、幸灾乐祸、优越感,还是苦中做乐?抑或是单纯觉得好笑?如果把这个视频当作一个脱口秀来看,确实挺幽默讽刺的,但是……但是这是真真实实发生的,市长怒怼的对象此刻和两个月前的我们一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如果是苦中作乐,或许还能理解,如果是以“过来人”的身份嘲讽、幸灾乐祸,甚至带有优越感,那真是让人失望的群体的狂欢。

目前因新冠已有超过一万一千多人死亡(这还只是官方统计的数字),更多人还处在担惊受怕之中。我们自己也并非全然安全了。在我印象中,过去十年里,死亡规模达到10000的非战争性事件几乎没有,而影响范围又如此之广,可能是自我出生以来的首次。这种情况下,抱歉,我实在无法对那样的视频笑得出来,我也反感一切以此来炫耀民族自豪感的言论。

今天在微信上看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先生的一段话,深以为然:

疫情在全世界爆发后,我们总会看到一种观点,就是嘲笑别国的做法,觉得别国都应该来抄中国的作业。

我们前期的失误,其实是需要反思的。

而我们后期的有效,别的国家也是学不来的——体制和国情的不同。

何况,这是场灾难。

不管是嘲笑别国疫情蔓延,还是猛夸自己国家棒,其实都是对灾难和逝者的亵渎。

国别之上,我们是同一个命运共同体。既然疫情传播不分国别,也请暂时放下国家身份标签吧。对你,对我,对他们,皆如是。


外一小则:

在信笺上看到一个表达瞬间被击中:

平静到看似幸福的生活

我们平时总爱说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但忽略了多少看似平静下痛苦的暗流,它们被压抑着,不得脱出,一旦找到了一个小口子,得以出来喘口气时,对那些人而言,就像是黑夜中的微光一样。而对于这些微光,他们如何追逐和选择,我们实在无法妄自评判。

尊重每个人的选择,包括他们努力粉饰的平静。只是,那道口子,要是能破得大一些,不再是微光,压抑着的暗流得以释放,或许他们就不会选择去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独自舔舐伤口。尊重暗流,也期待着,那道口子被撑大一些,让更多暗流被看到,被知晓,被平常化,也被接纳。

以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