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我是厌世鱼

今天是世界环境日,不过我要写的东西和这个日子没啥关系。

看到标题,不要惊慌,大概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些厌世的成分,只是恰好我的那部分有些多,而且不容易消解。

当步入社会,你所承载的社会角色越来越多,话不能乱说,因为你代表了一种角色。但是,这些社会角色的外衣下,你还是那个你,有时候需要以自己的身份来说话,不需要在意他人评价。

说厌世其实不太准确,更多是一种愤懑和困惑。愤懑于自己不解的事物,觉得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当越来越多愤懑和困惑积累,就需要一个不被侵扰的出口来排解。

我最愤懑的是我向来不屑的事物竟是别人的理所应当,我无声地呐喊。别问我为何是无声的呐喊,因为还暂时不想被别人认为是歇斯底里的人。

我很小的时候就厌恶社会上的很多东西,认为孩童的世界可比成年人的世界纯粹得多,而孩子的力量也远远被低估了,至少在这个还普遍比较家长制的社会。

所以我便刻意与那些东西保持距离,颇有掩耳盗铃之态——这也是可笑。从一些文学作品(多是外国文学)中似乎触达到了全新的多元世界,但幡然醒来,还是井底之蛙般的境地,真不知是该自嘲、叹惋还是悲怆。

以为能置身事外,不料早已走入这迷局。我不惮,但也无解铃之法宝。

各种社会角色把我困住,而我只想回归自己的原始状态。这是悖论,就像踩上不会刹车的滑板,一旦踏上就无法停下。

而我,有时候,只想停下。

还不够,呐喊、反抗、头也不回地往反方向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