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过那座山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爬山是在大一的暑假,和合气道的伙伴一起去爬久住山。日本校园的社团经常会组织类似的活动,增进大家的感情。那座山将近1800米,我们垂直上升高度大概是800米。我瞪着一双红球鞋,那时候对登山没啥概念,还以为和以前爬山那种走台阶的差不多。后来发现自己错了。特别是下山的时候,手脚并用,一步一滑地彳亍下山,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不过山顶一览众山小的美景、在大自然氧吧的舒适感和对登顶的那种目标感让我对这项新运动产生了一些兴趣。 继续阅读“翻过那座山”

大公圩生态养殖实践给我的启示

~这是“海鱼之家”2020年的第6篇博客~

年前看了陈涛博士写的《产业转型的社会逻辑——大公圩河蟹产业发展的社会学阐释》,觉得不错。趁着疫情的假期,我写了一份摘要,有将近10000字。因为主要目的是希望别人能看到此书的精华部分,以及自己做一个整体的梳理,所以有点显啰嗦。而这篇则是通篇梳理之后自己的思考和感想。 继续阅读“大公圩生态养殖实践给我的启示”

Smell the Flowers——疫情下的春假随笔

这是2020年第4篇博文。2019年年末写下一个心愿:希望2020年能每周写一篇博文。现在看来1月都还没过呢,这个目标似乎已经完成不了了 好在,重新恢复一些信心,赶赶一个月写4篇也算每周一篇了。

遥想过年回家前还和朋友去吃了旋转寿司,回家第二天便领着妈妈去商场买手机……当时让老爸买菜时戴口罩老爸还不愿意……

继续阅读“Smell the Flowers——疫情下的春假随笔”

什么是改变价值(transformative value)?

这是“国内的自然教育和它赋予人们的改变价值”系列文章的第二篇。第一篇为《漫谈国内自然教育大背景》

什么是改变价值?我们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来想想自然有什么价值?

这个问题或许可以一分为二地看,一是自然本身的价值(intrinsic value),二是我们从自然获取的价值,或称工具价值(instrumental value)。 继续阅读“什么是改变价值(transformative va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