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圩生态养殖实践给我的启示

~这是“海鱼之家”2020年的第6篇博客~

年前看了陈涛博士写的《产业转型的社会逻辑——大公圩河蟹产业发展的社会学阐释》,觉得不错。趁着疫情的假期,我写了一份摘要,有将近10000字。因为主要目的是希望别人能看到此书的精华部分,以及自己做一个整体的梳理,所以有点显啰嗦。而这篇则是通篇梳理之后自己的思考和感想。 继续阅读“大公圩生态养殖实践给我的启示”

Smell the Flowers——疫情下的春假随笔

这是2020年第4篇博文。2019年年末写下一个心愿:希望2020年能每周写一篇博文。现在看来1月都还没过呢,这个目标似乎已经完成不了了 好在,重新恢复一些信心,赶赶一个月写4篇也算每周一篇了。

遥想过年回家前还和朋友去吃了旋转寿司,回家第二天便领着妈妈去商场买手机……当时让老爸买菜时戴口罩老爸还不愿意……

继续阅读“Smell the Flowers——疫情下的春假随笔”

什么是改变价值(transformative value)?

这是“国内的自然教育和它赋予人们的改变价值”系列文章的第二篇。第一篇为《漫谈国内自然教育大背景》

什么是改变价值?我们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来想想自然有什么价值?

这个问题或许可以一分为二地看,一是自然本身的价值(intrinsic value),二是我们从自然获取的价值,或称工具价值(instrumental value)。 继续阅读“什么是改变价值(transformative value)?”

海鱼之桃花源记

陶渊明笔下的晋时渔人曾误入桃花源——“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然复去,不可寻也,便也不足为外人道。 继续阅读“海鱼之桃花源记”

漫谈国内自然教育大背景

前话:什么是可持续(sustainability)?当我们不断地去讨论、去定义可持续的时候,蓦然回首,可持续最原始的概念难道不是可以一直继续下去吗?当我开始抛弃自己的爱好,像苦行僧一样坐在书桌前或一筹莫展,或艰难地一字一句,或百无聊赖地开始刷手机时,不正意味着这件事已经不是可持续的了吗?那我是不是应该换一个姿势让研究可持续这件事本身也变得更加可持续呢? 继续阅读“漫谈国内自然教育大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