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鱼之桃花源记

陶渊明笔下的晋时渔人曾误入桃花源——“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然复去,不可寻也,便也不足为外人道。

我也误入一世外桃源,男女老少,皆依宇宙法则而活,无世俗之烦忧,庸人之自扰,唯有纯净之心灵,与快乐之言语。外人或观叹,或不置可否,或心生疑惑,更有甚者,谓之“畸形”、“怪异”与“不正常”。然何为“正常”?众人之举便被奉为“正常”?何为“怪异”与“畸形”?异于大众则为“怪异”与“畸形”?此乃值得深思之课题。然此地确如当世之奇葩,清香四溢,心中自有道,循道而生。故有外人心生向往,便不足为奇。但问此桃花源位何方?答曰富士山脚。何名字?答曰木之花。

木之花人,何以生活?日出而作,创自给自足之生活,农耕、手作、养蜂、饲鸡,人各司其职,如蜂群中的蜜蜂通体协力合作;日落而聚,聊每日之所见所闻所思,答疑解惑,倾心中烦恼,三省吾身。男女老少皆直呼其名,无长幼尊卑之序,众人平等,有待他人之尊敬与爱护,无偏袒及关系亲疏之别。

财富共创且同享,无男女情爱,有对众人之爱。无图一时欢愉之风雨,有丹田藏龙之觉醒。不过分注重用脑,而尝试探索冰山下的90%。是谓培养精神力与直觉,感知宇宙最原始最本质的世界(或为物理中之“暗物质”?)。

关注社会环境问题,被当地老人委托管理“放置田地”,孩子去当地学校上学,长大后大多服务、贡献于社会,时而回木之花,谓回家。创自然疗法,治愈有改善欲望的精神疾病患者。与宇宙、自然对话,用自然循环法种植,无农药化肥,食物上附有神灵,美味无与伦比。全食素,完全不会思念肉味,且不会缺乏营养。食,为与神灵对话之过程。咀嚼,为食中重要部分。忙,则心亡,狼吞虎咽,终不知食物之美味。故,放缓脚步,食之有味,三思,自己此行何为?

生活目的为何?携同道之人,乘时代之浪潮,尽自身之使命。且生,则活。未生,何谈活。是为于木之花之所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