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灯上的流年

启·镜前雪引

 

付羽又捧起一掬镜前雪,悄悄啜了啜,便沉沉睡去……

梦里,她似乎又回到了往日的大草原,雪白的山羊,银铃般的笑声撒满原野,还有勤恳劳作的爸爸妈妈。

憨憨的她没有注意到一缕口水正从她嘴角留下。她在梦里傻呵呵地笑。

“羽儿,快起来啦!”一阵嘈杂,酣睡正香的她不情愿地睁开了眼。

是蜻蜓。蜻蜓本命青亭,但因其活跃的个性和轻巧的身形,加之名字读音又像,大家伙儿都喊她“蜻蜓”。她也乐得接受这个“美名”,还给自己取了个Dragonfly的英文名。“Dragon-fly直译作‘龙飞’,感觉特别霸气”,她如是说。

可能也是受Dragonfly的影响,付羽给自己也意译了个英文名Feather。“你看咱俩都会飞”,她曾经和蜻蜓说。

“一根羽毛可飞不起来,羽毛长鸟身上才会飞呢”,蜻蜓回复道。

付羽没说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有点出乎蜻蜓的意料,她本以为付羽至少会回个“切”之类的。不过付羽这个女孩子身上一直有些神秘的点,让人捉摸不透。心大的蜻蜓也懒得追究了。

“你怎么又在草地上睡着了?”

“这哪是草地?分明是雪地好嘛?”付羽白了一眼蜻蜓,她还在为蜻蜓打搅了她的美梦而感到不快。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睡雪地里不冷吗?”

见蜻蜓一脸关切,付羽便也柔和下来,轻声道:“不啊,很舒服啊。雪地软软的,就像我以前住的大草原。”付羽时不时会和蜻蜓提到她“以前住的大草原”,却从来没有向她具体讲述过她在大草原的故事。她不知道付羽在大草原住了多长时间,大草原在哪里,她又是和谁住在那里,只依稀记得她提起过她的爸爸妈妈如今仍住在大草原。

片刻无言之后,蜻蜓冷不丁冒出一句:“你是不是想回去?”付羽打了个寒颤,这是说到她心坎里了。付羽点了点头,但马上又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能回去。我还没找到我要的东西。”

“你在找东西?”蜻蜓有些不解,这是她第一次听付羽提起她在找什么东西。

“嗯,但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

“你在找什么呢?”一问完蜻蜓就有些后悔了。如果能轻易说出来,付羽就不会到现在才说她在找东西了。果然,付羽没有直接回应,而是自言自语道:“可是它真的在这里吗?”

见付羽一副又要陷入自己的沉思世界的样子,蜻蜓赶紧拉起付羽的手,道:“快走啦,不然马上就要迟到了!”付羽这才意识到离毕业典礼的开幕时间只差十分钟了。

(未完待续)

预告:典礼风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